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魂牵梦萦的地方--小丁子村

1969--2017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一群永远的边疆人,当年在老人家的“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的一句话号召下,年仅16、17岁的我们抱着“建设边疆、保卫边疆”的雄心壮志,义无反顾地从大上海奔赴黑龙江省黑河地区逊克县边疆公社边疆大队插队落户。在那片黑土地上,我们流过汗,流过泪,也流过血。我们的英姿飒爽的好兄弟好姐妹,把年轻的生命永远地献给了那片土地,也些兄弟姐妹真正地在那里扎根安家,成了地地道道的老农民。尽管至今已有40多年的岁月,但我们永远忘不了那片热土,忘不了那里的乡亲们,忘不了我们在那岁月结下的真挚情意。

回眸四十年----老房东韩婶  

2009-08-27 09:47:45|  分类: 往事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房东是韩瑞山,我们称韩叔,他的老伴不知姓啥,我们称韩婶。他的一大间草仓房给我们十几个知青给占领了,草房很破,四面都是枪眼(破的洞象枪眼),门窗都沒有,房内也沒有炕,用小杆、条孑、搭个架子铺上干草,那就是床了。沒有火墙,架个大铁桶按上几节炉桶孑,这就是取暖设置。门用二条麻代连在-起,钉在上门框上就是门了。窗用报纸粘上就是玻璃了。

北彊的三月,是严冬,天很冷有零下二十多度。火炉子一烧很热,热得受不了,一旦火停了,不用半小时和外面一样零下几十度。晚上睡觉冻得你头戴皮帽,身着棉祆,盖上棉被还得压上棉大衣,还冻得你够呛。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又不知什么时候我把被子、大衣都给踢掉了,一股热浪涌上面来,睲耒,外面天还是漆黑,唉?怎么那么热啊 !屋内闪着光,我起身看,有个人影在火光中闪动,谁起来加炉子了,本想继续躺下睡吧,但一听,好象是女人的气息,我眼睛不好,是髙变度近视,也看不清是谁,我得起耒看看是谁,走近火炉边还揉了几下眼睛才看清,啊是房东韩婶!"婶,都半夜了,你还耒给我们加火取暖啊","外面天太冷了,我睡不着怕你们冻坏了,过耒看看,你们也太小了","嗨!房子还沒盖,连住的地方都沒有,大冷天的就让你们到这里耒","够你们受的","沒事,我们不怕,是我们自愿耒的"。这话在当时要传出去是要住班房的,从那以后,房东韩婶经常半夜过耒给我们架火烧炉子,帮我们烤棉鞋。那时我们天天在雪推里干活,挑豆子:(上一年秋后,雪把豆子盖上了),棉鞋天天都是湿得,天冷又冻成冰沱子,到了晚上必须要烤于,要不明天就沒有穿的。平时我们衣服破了韩婶都是主动拿去缝补,那时我们确是小了点,不会自理。

直到知青宿舍建好后,我们搬出了堡垒式的土仓房,一晃四十年过去了,韩叔早已过世了,韩婶也有三十多年沒见了,不知韩婶是否健在,但愿她长寿百年。

                                                   龚根荣  来稿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