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魂牵梦萦的地方--小丁子村

1969--2017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一群永远的边疆人,当年在老人家的“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的一句话号召下,年仅16、17岁的我们抱着“建设边疆、保卫边疆”的雄心壮志,义无反顾地从大上海奔赴黑龙江省黑河地区逊克县边疆公社边疆大队插队落户。在那片黑土地上,我们流过汗,流过泪,也流过血。我们的英姿飒爽的好兄弟好姐妹,把年轻的生命永远地献给了那片土地,也些兄弟姐妹真正地在那里扎根安家,成了地地道道的老农民。尽管至今已有40多年的岁月,但我们永远忘不了那片热土,忘不了那里的乡亲们,忘不了我们在那岁月结下的真挚情意。

迟到的日记--第一封家信  

2009-08-29 17:39:06|  分类: 往事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屈指算来离开家已近一个月的日子了,那天早上天阴沉沉的,尽管已进入四月中旬,上海早就是春暖花开了,可边疆仍没有一丝春的气息,肃杀的寒风时不时地带来阵阵的雪花。我们育群中学同去的夏延军、刘家庆、刘业春、小印和我等几个同学挤住在大队书记王冠才家的西屋。因天气不好,不用出工了,大家都赖在被窝里懒得起床,有人从对面马号取来一沓新到的信件,大家哆嗦着读着离家后第一次收到的家信。好象是刘家庆领先哼起了忧郁抒情的民歌小调,大家附和着,唱得大家心里酸酸的;唱着唱着歌声里带着哭腔,不知是谁忍不住先哭出了声,引得大家不由自主地放声痛哭,声声抽泣哭惊了东屋的房东大娘,善解人意的她说了一声“真不容易,就这么大点的孩子,到那么远的地方,家里能舍得吗!”,是的!我们想家了!想家中的父母、兄弟姐妹们,想家里平淡而温馨的生活,想家里的一切一切……。

是呀!我们年仅十五、六岁,这一走就是三千二百多里路,再往北多走一步就要出国了。谁能想到这一去就是五年、六年、十年,甚至四十年、直至五十、六十年……,有那么多的好兄弟姐妹正值豆蔻花样的年华就长眠于那片黑土地之下。                     李志明供稿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