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魂牵梦萦的地方--小丁子村

1969--2017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一群永远的边疆人,当年在老人家的“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的一句话号召下,年仅16、17岁的我们抱着“建设边疆、保卫边疆”的雄心壮志,义无反顾地从大上海奔赴黑龙江省黑河地区逊克县边疆公社边疆大队插队落户。在那片黑土地上,我们流过汗,流过泪,也流过血。我们的英姿飒爽的好兄弟好姐妹,把年轻的生命永远地献给了那片土地,也些兄弟姐妹真正地在那里扎根安家,成了地地道道的老农民。尽管至今已有40多年的岁月,但我们永远忘不了那片热土,忘不了那里的乡亲们,忘不了我们在那岁月结下的真挚情意。

网易考拉推荐

让 我 感 动  

2009-10-10 08:54: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龚根荣是一位还留守在边疆的上海知青,自打今年二月份知道知青要回边疆来看看的消息,那个高兴劲别提有多高。除去每天上网和我打听知情的回队议程,他还和刘家庆、村里的乡亲们、村支书苗建华、村长徐延利等就想着为知青们做点实事,最后他们决定为在边疆已故知青的坟进行修整。由于有的坟地年代已久又加之环境的改变很难找到,为了确定五位知青的坟地位置,他们多次去现场察看,并走访一些老人,特别是黄英俊的坟地,没有人知道确切的位置。为找他的坟地好几次正遇大雨,路也不好走,整得浑身是泥,但最终还是找到了。为了联系制做墓碑,安放墓碑的事也不少费周折。为此龚根荣多次从镇里骑着摩托二十多里地往返边疆村与乡亲们共商此事。在他和边疆父老乡亲的努力下把几位知青的坟整修一新,使他们的家属心灵得以安慰。

8月4日是知青返乡祭扫已故知青和村里那些去世乡亲的日子。清晨5时许,太阳才半杆子高,空气中还透着丝丝凉意。有晨跑习惯的我,从南边泡子跑回到村里,在徐瑞兴家的路口碰到龚根荣,只见龚根荣手拿镰刀,从西边踱过来。当他走近时,我看见他满脸的汗,裤子从大腿处往下至鞋子都湿得透透的,裤腿上还沾着青草碎叶,鞋子上沾着泥土,我非常诧异的问,“侬做啥?”,他习惯地用当地话说:“砍砍草啊,今天知青不是要去上坟吗?草很高,大家去,路不好走哇,我去砍一砍”,说话时他还摘下眼镜,在胸前擦了擦戴上,不时地挠着脖子和额头,“蚊子真多。”看着他那满不在乎的神情,顿时我的眼眶有点湿润了,我感动地无语拍了拍他的肩膀。还真没想到这个平时一贯被人看似大大咧咧,粗手毛脚,我们都称他为“高音喇叭”的龚根荣却有着如此细腻的心思和情感。时至今日我都无法忘怀“高音喇叭”当时的那副神态.

龚根荣,你和乡亲们的情谊,我终生也不会忘怀。

                                                                                                         薛  函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