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魂牵梦萦的地方--小丁子村

1969--2017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一群永远的边疆人,当年在老人家的“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的一句话号召下,年仅16、17岁的我们抱着“建设边疆、保卫边疆”的雄心壮志,义无反顾地从大上海奔赴黑龙江省黑河地区逊克县边疆公社边疆大队插队落户。在那片黑土地上,我们流过汗,流过泪,也流过血。我们的英姿飒爽的好兄弟好姐妹,把年轻的生命永远地献给了那片土地,也些兄弟姐妹真正地在那里扎根安家,成了地地道道的老农民。尽管至今已有40多年的岁月,但我们永远忘不了那片热土,忘不了那里的乡亲们,忘不了我们在那岁月结下的真挚情意。

难忘第二故乡--边疆三队下放干部竺岳云  

2010-07-22 17:36: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第一批赴黑龙江边疆插队落户的上海市对外贸易局的工会干部。

1969年10月6日,我们外贸干部方家琪、周康其、华嘉珏、卞焕良、赵学敏和郑瑞兰等离开了上海,乘坐北上的列车奔赴冰天雪地的黑龙江边疆农村插队落户,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

踏上逊克县的第一天,看到了冰封的黑龙江,对面就是苏联,只有一江之隔。晚上把我们接到边疆大队第三生产队。生产队干部和贫下中农以及先来的上海知青开了一个简短的欢迎会,就安排我们到新盖的宿舍,生产队长帮我们烧热了大炕。

第二天,我就与公社副主任张敬先同志一同乘坐上山送给养的拖拉机,去处理我队上海知青与齐齐哈尔知青打架之事。在山上,和青年同吃一锅饭,同睡一个铺,同修一条战备公路。

我还和老乡、知青一起上山清林。我担任司饭工作。山上没水,只能就地取材,把雪和冰化成水烧菜做饭。有一次老乡捉到一只野兔,由我来处理,做成红烧兔肉,改善了伙食。

我在边疆三队管理食堂,兼生产队出纳。要想把伙食搞好,必须配合老乡厨师邓锁恒和清一色的女知青做出当地菜和上海口味的菜,让正在长身体的知青吃饱吃好。我还在上海采购家乡咸肉和做面条的老式压面机。逢年过节,经队里批准,杀猪宰牛,改善生活。过春节时,其他上海干部都回家探亲了,只留下我一个,因为我是带家属下乡的。我就提出,组织一个团拜组,到每个青年宿舍去和青年一起过一个愉快的春节,组织他们搞文艺联欢活动。

随着青年年龄的增长,情况起了变化,男女青年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我在边疆自己没有女儿,却在家里嫁出去两个半知青女儿:一个是上海女知青嫁给当地青年,一个是当地女青年嫁给上海知青,还有一个是边疆二队的上海女知青嫁给当地青年。

按当地风俗,男方要到女方迎亲,因为女方家属不在边疆,结婚那天要到我家来迎娶新娘。到我家来商量,我就同意,现成捡了一个女儿,当了一回老丈人。还有一个是当地女青年,按理应该在自己家里出嫁。因为女方家里不同意这门亲事。小两口到县里已经办了结婚登记,要我做他们父母的工作,最后女方家长同意了这门亲事,但有一个要求,不能到他们家迎亲。后来经过亲友协商,只能在我家迎亲。我又捡了一个当地的女儿,结婚那天在我家把当地女青年嫁出去,我又做一回上海老丈人。

还有半个,我事先不知道,二队的上海女知青与当地青年结婚。那天他们套了马车,到我家来接上海亲家,又当了一回上海亲家。

我在边疆将近5年,生活很美满,家里鸡鸭成群,鱼挂满窗,还养了两头猪。平时吃鱼自己捕,过年杀猪包饺子,不需要自己动手,在第二故乡过着愉快生活。

我现在87岁了,捡来的两个女儿,一个在上海一个在边疆,他们自己也做了外公外婆,祖父祖母,到现在也没有忘记我这个上海老丈人。我也没有忘记当年在这块黑土地上辛勤劳动的乡亲们和乡村及县里各级领导干部们,祝他们合家安康。

永远忘不了我的第二故乡——边疆。

 

原黑龙江逊克县边疆公社三队插队干部

原上海市对外贸易局工会干部

江苏沛县大屯煤电公司光中退休干部

竺岳云

  评论这张
 
阅读(24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