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魂牵梦萦的地方--小丁子村

1969--2017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一群永远的边疆人,当年在老人家的“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的一句话号召下,年仅16、17岁的我们抱着“建设边疆、保卫边疆”的雄心壮志,义无反顾地从大上海奔赴黑龙江省黑河地区逊克县边疆公社边疆大队插队落户。在那片黑土地上,我们流过汗,流过泪,也流过血。我们的英姿飒爽的好兄弟好姐妹,把年轻的生命永远地献给了那片土地,也些兄弟姐妹真正地在那里扎根安家,成了地地道道的老农民。尽管至今已有40多年的岁月,但我们永远忘不了那片热土,忘不了那里的乡亲们,忘不了我们在那岁月结下的真挚情意。

《72年的那场洪灾》  

2010-10-28 14:40:14|  分类: 往事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2年在资讯不发达的那个年代,6月份黑龙江的那场洪水下来的是那么快与无奈……………前二天我还每天都跑到江边去侦察,然而连日的洪水正澎涛汹涌滚滚而下,不断上涨着。

第三天上午从生产队传来消息,按大水这来势, 我们知青点很可能会淹没,我们这些从上海来的知青,几年来谁也没经历过,不知该怎么组织应对…………..!

那年代我们插队知青与老乡同样,扛锄拿工分,能拥有丁点可怜的财产也就是每个人从家里带来一只木箱或帆布箱为全部家当了。我小聪明似地把宿舍内靠墙用园木钉的箱架上层快速腾空,让大家把每个人的“财产”架在最上层,心想洪水总不可能淹到二米高吧,反正都会游泳, 大家商量好再不行买堆馒头就上屋顶!所剩地面的工具之类财产也就顾不上了。

午后生产队王队长紧急通知,要知青点全体知青立即赶到边疆一队村东头抗洪,那一段正处在即将溃堤的险情中!

赶到现场,那场面呼啸的洪水己淹至堤顶,在上海知青陈克生带领下,我们站在水里,一条线地排开奋力抢险。各自分工用麻袋罐土,一袋一袋象砌砖似的往上叠垒,同时打上木桩以挡洪水。那刻饿、累、湿全然顾不上了。

当辛辛苦苦垒到第三层时洪水也跟着到了第三层麻袋边缘,简直太“弦”了!然而在那紧急状态下又发生了件火上浇油的突发事件,此刻北岸苏联一条大型快艇高速延着江中来回行驶,(当时以为老毛子搞破坏!现在估计当时他们也是在视察对岸水情)由于快艇的航速推进力使江面上产生一浪接一浪的涛涌,直接往岸边打在我们拼命刚垒起的堤坝上。 愤怒声、谩骂声都冲着老毛子而去!

此时我看到被汹涌波涛推击刚垒的堤坝突然间象S形似地开始跟着汹涌波涛的节奏慢慢扭动起来,傻眼、惊讶………,我清楚地意识到要出事了, 完了!

凝固了的时刻被“轰隆”的一声打破,白干了! 新垒的堤坝瞬间倒塌,决了堤的洪水就似匹狂奔的野马,一涉而下。老乡、知青条件反射地迅速都往西边高处撒离。没几袋烟功夫,东边的大地均己水漫金山,整遍庄稼都浸在洪水之中。心想今年的收成完了。只有回宿舍待命再计划吧!

当我再次回头目视被整遍洪水浸泡的庄稼时,我看见远处由于迅猛的洪水而未能逃避的一大二小三只狍子正在水里奋力游着………那年代水泡子里的鱼、草甸子里的动物太多了。我立即约上薛虹、刘世荣、袁国仁、殷鹤从几面下水包围它们,大家兴奋的分头而上,我直接向最大那只游去。在岸上人是不可能追得上狍子,没想到在水里那它就没折了,游的速度赶不上我。当靠近它后面几次时都没抓住它反被它踢了几脚,再次游上去时我主意己定,从拦腰往它背上补上去,死死抓住……….另二只因回头游到岸上跑啦。

回到宿舍,庆幸的是村里和知青点宿舍那头由于地势高而没被水淹。

那我们就用抓回的那头狍子改善生活吧。在最多十来平方米的宿舍内点上炕边大锅,胡乱烧了一大锅狍肉。那我们时正值长身体时候,大家嘴馋的吃什么都香。边吃边商量下一步生产暂停了,我们准备上山去采药材的计划。

留下的那张狍子皮我垫在炕上一直用到离开边疆村的那天。

                      原逊克县边疆大队一队上海知青:窦向东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