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魂牵梦萦的地方--小丁子村

1969--2017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一群永远的边疆人,当年在老人家的“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的一句话号召下,年仅16、17岁的我们抱着“建设边疆、保卫边疆”的雄心壮志,义无反顾地从大上海奔赴黑龙江省黑河地区逊克县边疆公社边疆大队插队落户。在那片黑土地上,我们流过汗,流过泪,也流过血。我们的英姿飒爽的好兄弟好姐妹,把年轻的生命永远地献给了那片土地,也些兄弟姐妹真正地在那里扎根安家,成了地地道道的老农民。尽管至今已有40多年的岁月,但我们永远忘不了那片热土,忘不了那里的乡亲们,忘不了我们在那岁月结下的真挚情意。

边疆二三事--张毅新  

2011-08-20 18:14:27|  分类: 往事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边疆二三事--张毅新 - 永远的边疆人 - 魂牵梦萦的地方--小丁子村
 

夕阳无限好,可已近黄昏。人的一生不是人们所揣想得那么好,也不那么坏。

1969年3月17号,命运召唤我们去了东北这块黑土地,在这十年间,有欢乐,有激动,也有无奈和沮丧。

游泳

五月的黑龙江,江面上还跑着冰排,各种形块的冰排从上至下游流去,发出撞击声、嚓嚓声。阳光很温暖,晒得人懒洋洋。那天余明刚带着我们一行人去割草。午后,吃完干粮,有人提出要下水游泳。不行,太冷了!没关系,我来!脱了衣裤,跳入水中,不一会儿上岸来,只见浑身发抖嘴唇发紫。太冷了!不比上海。赶紧换衣裤,唷,不好了,下面那玩艺儿不见了!立时,笑语不断,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好热闹。太阳西下了,我们一行人,拿着镰刀,走在回家的路上。

龙虎斗

卞炳奎、潘苏龙同住一个宿舍,不知为何,那一天,大打出手,从宿舍打到房外道上,又从道上打回宿舍,打得鸡飞狗跳,尘土飞扬,连对面徐旺德家那只凶狠的狗也夹着尾巴溜了回去。耳背的下放干部老方一面劝架一面喊,“快去叫王崇敢来!”

这时,只听哐啷一声,苑振民拿起一个热水瓶,扔向两人中间。停住了,傻眼了,平静了,“战争”就此也结束了。

家书抵万金

收到父亲从上海发来的信件,陈海涛迫不及待打开看,信中告知“8月份上海发大水,家中房子坍塌了,红梅考试八十分,小三子留级……”看着看着,哭了,哭得很伤心。这一哭,勾起了其他人的相思,跟随着,有人也陪同一起哭了,声音从轻到重,伴着急促的呼吸。想回家,想爹妈,想弟妹……这一刻,这一幕,很是让人心酸。

知青当中每人都有那么一段可侃可说的故事。钱公泽一只手能抓起五只馒头;文家庆一次能吃十碗大叉子外加四只馒头;周均一瓶味精倒入粥中一口吞下。

篮球场上,王承伟投中一个球,会不由自主地朝东面窗户望去,因为那里有个她在注视着他。排练“三句半”,蒋荣芳口出“危险”二字,一脚踩在新鲜的牛粪上,“光荣倒下”;热血青年吴建华,爱恋不成,那一年剃成了光头,抽起了香烟,嘴中念道,“他妈的这鬼地方真不是人待的!”不久,含愤远走他乡;印时菁被带走的那一刻,天气阴沉沉,没有太阳。村西头的乌鸦在树上呱呱呱叫个不停。

篱笆、女人、狗;火坑、虱子、零下四十度——这就是黑土地给我留下的全部印象。四十年了……不会再有四十年了,善待自己吧,按自己的意愿去生活。当我们进入“天国”的时候,带去的应是无怨无悔。

 

 张毅新                

2009年2月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