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魂牵梦萦的地方--小丁子村

1969--2017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一群永远的边疆人,当年在老人家的“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的一句话号召下,年仅16、17岁的我们抱着“建设边疆、保卫边疆”的雄心壮志,义无反顾地从大上海奔赴黑龙江省黑河地区逊克县边疆公社边疆大队插队落户。在那片黑土地上,我们流过汗,流过泪,也流过血。我们的英姿飒爽的好兄弟好姐妹,把年轻的生命永远地献给了那片土地,也些兄弟姐妹真正地在那里扎根安家,成了地地道道的老农民。尽管至今已有40多年的岁月,但我们永远忘不了那片热土,忘不了那里的乡亲们,忘不了我们在那岁月结下的真挚情意。

老照片和老房东--潘红斌  

2012-04-12 09:30:09|  分类: 往事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照片和老房东--潘红斌 - 永远的边疆人 - 魂牵梦萦的地方--小丁子村

 纪念下乡四十周年,翻阅老照片时,往事像电影一样一幕幕浮现在眼前。

来到边疆五、六天了,那时还不是农忙季节,白天劳作后每天晚上都会有什么工作组啊军宣队的来“马号”或青年食堂念些红头文件、上级指示,要不就不知道在开些什么会、学习点什么报刊杂志,还有就是斗私批修等。

1969年3月29日那天真是到边疆的第一个星期,生产队马车去县城办事儿。我和赵晓玲也同车去了县城,在县城碰到自己队里的军宣队员和同队的几个男生,大家就凑在一起,留下了这张照片,我们插队的日子从此就这样开始了,现在看着当时照片中自己一脸茫然的神色??怎么会知道接下来四十年生活的辛酸!

光阴似箭,一晃四十年,再多心酸苦辣都过去了,唯一留下的只有这照片和不堪回首的往事!

数数三队知青的房东

四十年前,我们一批上海知青“呼啦”一下子涌到了祖国最北边的一个屯子--边疆。

3月份,黑龙江还是冰天雪地,青年宿舍还没盖好。我们就被安排到各个老乡家,当地的老乡每家都有很多孩子,就算每家有东西两大间,其实住的地方也不宽裕,为了给我们青年腾地儿,各家自己老少挤在一个炕上,给知青让出一间来;王少清家就是自己家人挤在一间屋里,让出一间给女知青住;邓贤芝的厢房安排了八、九个男知青;韩瑞山的东屋住满了男知青;支书王冠才也腾出了一间让知青住下;也有实在安排不下的就和房东家人挤一间,记得当时王崇敢、张恩杯就是和冯锁臣的奶奶在一个炕上; 我和赵晓玲也是住在当时生产队最年长的邓祥广家,和他的女儿,外孙女(李秀娟)挤一个炕上,他女婿在外地上班,探亲回家的时候我们就住到老梁头家和金庆禄的妹妹住一起。

下放干部来后有几个住到王树久的妈妈家,还有住王久清家的,知青的不断增多,房子越来越紧张,知青的房东队伍就不断的扩大!

新来的一批知青住到了陈志芳、徐家云;燕鸿海、刘业春住进了邓锁恒家;马玲妹住到了张进禄家;张庆玉给儿子住的西屋搬进了几个男知青;徐老四(徐瑞信的父亲)家西屋多了几个“闺女”… …

虽然当时条件都不怎么好,但是住在当地乡亲家的青年或多或少都得到很多的照顾,还有很多沟通中的乐趣,共同生活的美好回忆 … …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