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魂牵梦萦的地方--小丁子村

1969--2017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一群永远的边疆人,当年在老人家的“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的一句话号召下,年仅16、17岁的我们抱着“建设边疆、保卫边疆”的雄心壮志,义无反顾地从大上海奔赴黑龙江省黑河地区逊克县边疆公社边疆大队插队落户。在那片黑土地上,我们流过汗,流过泪,也流过血。我们的英姿飒爽的好兄弟好姐妹,把年轻的生命永远地献给了那片土地,也些兄弟姐妹真正地在那里扎根安家,成了地地道道的老农民。尽管至今已有40多年的岁月,但我们永远忘不了那片热土,忘不了那里的乡亲们,忘不了我们在那岁月结下的真挚情意。

边疆村纪事 之六 --印时菁 王崇敢  

2012-04-24 17:42:12|  分类: 聚会边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边疆村纪事 之六 --印时菁 王崇敢 - 永远的边疆人 - 魂牵梦萦的地方--小丁子村

 

边疆的田园山水令人留恋。更让知青依恋的是边疆的生活,这儿有亲情,“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这儿有友情,同渡难关,共克时艰,相互扶持;这儿有爱情,一颗颗萌动的心,追求心中的恩爱,不论结果怎样,都曾经培育过美好的花朵。虽然也有过争吵、冲突,发生过不快,甚至动过拳脚,然而时间证明,边疆能够容纳一切,有容乃大。边疆村是知青的故乡,是知青和老乡们共同的家。

知青的吃、住是第一位的。三个队各办一个食堂,由知青自己管理食堂,开始生产队派老乡帮助管理,下放干部来了安排一名参与。做食堂的工分是从年底知青的用餐量按比例扣除而得,生产队相应贴补。三个队中,三队食堂的伙食办得好些,食堂养的猪最多时达到五、六十头。知青宿舍也同样,三队相对较好,知青自己改建,显得整洁,保暖性好。

最早在民兵的组织里,有知青连长、排长;70年,开始有知青进大队、生产队革委会的;共青团的书记、委员几乎被知青包干了;生产队的会计、保管员,生产队的队长、付队长皆有知青担当;治保主任、妇女主任知青的身影居多;1975年初,边疆大队的革委会主任、党支部书记由知青担任。老乡们接纳了知青,知青已融进了这方乡土。

在生产第一线的主力军是知青,铲地、割豆、割谷子、掰苞米、沤线麻、打稻埂、打场等,起早摸黑,风吹雨打,日晒虫咬,丰收的庄稼里,饱含着艰辛与汗水。在其它劳动岗位上,大队卫生所、机耕队、火磨、奶牛场、打渔队、学校,都有知青的身影,就连挺“打腰”的马老板也不少。

共同的劳动生活,擦出爱的火花,七二年起,上海姑娘嫁当地小伙子,上海知青娶当地丫头,知青与知青结婚的,喜事是接二连三,到1979年已有三十一对在边疆安了家,他们生儿育女,完全成为这屯子的一份子。

城里长大的青年渴望城市,想做城里的人,过城市生活,边疆的老乡们非常理解:知青要回城,随意! 尽可能给予帮助,他们把边疆村看作“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愿留则留,愿走即走,他们知道:来了会走,走了就有来的,生活就是这样。1972年起:上学的、参军的、招工的、病退回沪的、特殊政策照顾回沪的、自找门路投亲靠友的等等,到1976年时,知青走了三分之一多。在回城的影响下,留下的军心不稳,想走的更急切了,到了1979年的春季除了与当地乡亲结婚的,几乎走光了。十年间潮涨潮落,终于恢复往昔的平静,边疆并没有因知青的走而损失惨重,乡亲们也没有兴高采烈,还是留恋十年的相处,希望能回来走走。

到1982年,逊克县将在农村与老乡结婚的知青招工进城,边疆村留下2男1女三位知青。眼下只剩两位(1男1女)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